高三狗闭关中
闭个ball起来嗨啊,一起哈啤

(武华武无差)小孩打架了解一下

前几天打坐发现一个急火攻心真气走岔的状态,拿自家小道长和基友家华山玩玩,俩孩子都十三四岁,真·少年

武当:谢留
华山:梅樰屏

女装大佬出没注意


前情提要:谢留新试鹤舞套不穿大衣登上华山欲装逼,梅樰屏穿师姐旧衣裳风雪中送出一碗胡辣汤(。)

入夜之后梅樰屏执意要谢留和自己挤一个被窝睡,美其名曰给怕冻之人的特殊待遇。谢留自小长在武当,从未让女子亲近过,每天的早晚课更是灌了他满脑子大道无上伦理纲常,此刻他貌似敛下眉眼,实则盯着华山深青弟子服下露出的一截细瘦小腿心乱如麻,拒绝推脱的词句在喉头翻滚半天,总还是不好意思道出口。
眼看再不说话自己就要与那大道无情的境界分道扬镳,谢留急了,伸手要推准备翻身上床的梅樰屏,“贫道”二字刚出口,指尖触及一片温热,是这华山师妹玉般手腕,当即惊得他往后一缩,耳尖脸颊一片火烫。而梅樰屏并未察觉是这女弟子的打扮让小道长如此惊慌,只当他是抖不成威风反被人救下的羞赧,笑嘻嘻的往前凑身过去,一下把谢留扑进了被子里面。
华山晚间没有更声,谢留只感觉枕边人呼吸逐渐平缓后便悄悄掀了棉被,背靠墙壁盘膝坐在床上,顺便不忘把被角给师妹掖了回去。福生无量天尊,装逼不穿外套结果在华山吃瘪已经够师兄调笑一阵,要是让同门知道他和华山小师妹同睡一张床,大概就不止是被捏脸笑话的份了。谢留胡思乱想着,小心地运起真气,冲开因严寒滞涩的经脉,沿周身游走一圈,仅着丝缎道袍的身子也有了微微暖意。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那姑娘似是睡不安稳,翻了个身,足尖触着谢留盘坐的腿脚。
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她有没有察觉自己的动静?谢留眯起眼睛,在默背经书的空隙中思索。察觉了会如何?没察觉,挨到明早又会如何?还是她根本就在装睡,暗暗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不能再想了。谢留思绪乱作一团,难解难分,他正打算凝回神思专心默经,忽的胸口一紧,方才顺畅流转的气血冲入狭路,激得他眼前一黑,打坐不稳往下便倒,直直摔在那一团鼓起的被褥上。
梅樰屏被重物砸醒时还以为有人偷袭,闭着眼睛反手先摸上了床头剑柄,睁眼再看时却见自己拖回来的小道长面色如纸,紧咬着的下唇泌出血丝,一只手揪着前襟,柔软的布料硬被他捻出几道褶子,由于用力过大,指尖已然惨白。
“小道长?”梅樰屏爬起来,拍拍谢留脸颊。谢留发不出声,眼神涣散着任梅樰屏掰开他紧攥的手指,扶着他在自己怀里半躺半坐。
梅樰屏见状有些发慌,这小道士闷得很,道谢都只用两个字解决,保不准有什么老病根子在身,被华山的苦寒激了出来。他学着师姐的模样伸手探谢留脉门,说是诊脉实际乱摸一气,自然什么也没摸到。人将死时才没有脉搏,梅樰屏只差哇一声哭出来。“你可别死啊!”
“胡说什么。”说也奇怪,谢留被这么一气,胸口淤塞竟也有几分可缓,他仰面躺在梅樰屏腿上,用尽全身气力一个白眼从华山翻回武当。四肢尚还滞涩无力,谢留扯过一角被子歪头便睡。梅樰屏跟着在他身边躺下,这才看清一直被剑匣挡住的,小道士宁肯不穿大氅冻得发抖都想露在外边的,因他侧卧才显露出来的那一个。
素色丝线精心勾勒成一只仙鹤,展翅飞在他清瘦的背脊上。


关于那个俩字儿的道谢
“……谢。”
“?”
“……谢、留。”
“啊不客气哈。”
“……”
“哎小道长你脸色不太好啊?”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瞬间翻车型半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