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狗闭关中
闭个ball起来嗨啊,一起哈啤

(武华武无差)借剑

前几天和@鹤归 小梅妈亲切探讨了一下武当华山的剑互相借着用的可能性(。)
瞎摸鱼,没有水平纯粹靠爽(你)
这次小梅穿的是裤子(ntm)

梅樰屏刚出门就觉佩剑剧震,他大喊一声不好,同时便从腰后抽剑横劈过去,而后似鹰般腾身,几个起落就将敌手斩落地上!他收去杀伐之势,顿觉额角一阵刺痛,有温热缓缓滑落——来者不善亦不可称弱,否则如何能在兵刃相交间让气劲伤了名门高徒?
随便用衣袖擦去自额头淌至眼角的鲜血,梅樰屏带着一身肃杀之气抬眼,正要上前从尸身上拔出长剑,却见四面又闪出人影,手里短刀招招阴狠毒辣,无一不向着这手无寸铁的华山剑侠而来!他举臂欲挡,就听得身后一声如仙神号令,斩无极剑诀已成,开合间数道墨色从天而降,将袭来的杀手一一击退。谢留抢到梅樰屏身侧,睨了眼他满身狼狈,什么都没说,但远处尸首上的剑却凭空浮起,唰一声回到梅樰屏手里。
“只凭气御我的剑?你可真是个人才。”梅樰屏掂着长剑咂咂嘴。
谢留面色如常,“你这好贱我都能御长剑怕什么。”
梅樰屏觉得这越长越皮的道士话里有话,但已然没时间反唇相讥,不远处又落下几个着夜行衣的杀手,战斗一触即发。

纵然师出名门,面对万圣阁的精英缠斗也难常处上风,更何况只是两个半大少年。谢留修的是以攻代守的远攻路数,近战招式约等于无,在收招的空档不慎让人近了身当胸一掌,登时脸色大变,拼着全身气力才没有栽倒在地。梅樰屏的剑穿过一个杀手的喉管钉在对面院墙,霜天冷青上满是拭不净的淋漓鲜红。他转头瞅眼谢留,啐出一口带血唾沫,回身和仅剩的杀手对峙。
尚有气力的没了武器,手握兵刃的偏身负重伤,两个少年的性命此刻仿如鸿毛片片。那杀手见时机已到,纵身上前刀尖直指梅樰屏心口,他习惯性向后去摸剑柄,意料之中的握住,到手里却轻得过分。一剑挡下毒刃,再一剑划开胸口衣物将对方逼退,梅樰屏定睛再看手中剑——薄刃窄身,剑尾上缀一个黑漆雕的小牌,哪里是他那把震岳?
“用不惯也给我忍着。”谢留在他身后幽幽道,嗓音有些模糊不清,“别使蛮力,要是卷了刃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别想赖账。”
他语速缓缓,云淡风轻到有些吓人,梅樰屏只能从命,将内力徐徐注入,墨色气息中混入一缕青蓝,初时僵滞,舞弄几下便灵动起来。杀手又攻了过来,梅樰屏眯起眼,腾身而起右手送剑,青光墨色交缠在一起翻涌不息,龙吟鹤鸣一齐响彻在这四方天地。
“锵”一声脆响,飞剑洞穿杀手左胸,直直没入地上青砖竟有数寸!

眼看着杀手再没了声息,战后疲惫蜂拥进四肢百骸,梅樰屏依然不敢怠慢,忙过去拔出谢留的剑又取回自己的,往回走时就见谢留闭着眼盘膝而坐,剑匣摆在面前石砖地上,腿上兀自横了把与他手中一模一样的细剑。
梅樰屏满肚子死里逃生的感想忽然就哽住了,他沉默着俯身摸了摸谢留凌乱的长发,粘着血污,触感并不好,他想,出去后要先找家客栈好好泡个热水澡。
谢留睁开眼,以剑作杖撑起身子,将两把细剑小心地插回匣中,又似是被锋刃划了手,二指在唇边一带一甩,几滴殷红落地。
“走吧。”他牵住梅樰屏,指尖冰冷。
“好。”
梅樰屏也只说得出这一个字了。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瞬间翻车型半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