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狗闭关中
闭个ball起来嗨啊,一起哈啤

(武华武现paro无差)四月飞雪必有现充

刚才发的现paro设定,就着昨儿的雪摸个小鱼
私设成山

武当摄影学院谢留+师兄许临泉
华山文学院梅樰屏 @鹤归
云梦舞蹈学院唐衔榆 @汤豆腐的停车场
画画的是某不知名暗香小哥x

谢留望着窗外纷纷扬扬一愣,接着两下卸了身上装备往师兄怀里一塞,抄起许临泉的伞飞也似地往楼下冲。许临泉瞅瞅被强行托付给自己的设备,又看看自己巨大的背包,痛感师弟就是有了对象忘了同门,遂摸出肾来怒call大亲友,一边从窗边俯瞰那个连跑带颠朝主楼去的身影。

“喂小唐啊。”

“没修完图就快滚吧。”

“我没带伞……”

“到楼下来拿。”

许临泉想想唐衔榆运动会时横扫千军般的气势,乐颠颠抱着他和谢留的大包小包下去了。

再说谢留这边一路火花带闪电,快窜到主楼门口时却放缓了脚步,故意要做出副不紧不慢样子来显得自己早有准备。他隔着漫天大雪在楼口就望见梅樰屏斜倚高墙的身影,文学院的才子今儿穿了身藏青的长风衣,立着领子逆风而立,下摆被吹得猎猎作响,披挂一身侠意,要多潇洒有多潇洒。谢留看着那貌似洒脱模样不由得嗤笑一声——这衣服好看归好看,却是挡风不防寒,谁冷谁知道。

他溜溜哒哒踱到梅樰屏面前,将伞往人面前邀功般一举,这才看清梅樰屏鼻头冻得发红,鬓发眉毛连眼镜框上都挂着半融的雪片。谢留抬手正欲帮他擦擦,却被梅樰屏一把捉住腕子,放在温热掌心间焐了会儿,又去拿他撑伞的手,举到嘴边细细呵气来暖。谢留这才发现自己手指已经冻得发僵,攥着伞柄动弹不得,索性就站在这里任由梅樰屏帮他暖着,一点点掰开蜷紧的指头,和他十指相扣。

寒彻骨的风雪中他们这样竟也独辟出一方暖地来,谢留的手回了些知觉,微微松开时伞就歪掉,风挟着大雪顷刻就飘满二人头顶。他听得见雪片打在自己外套上沙沙作响,也感觉得到头发上一层层累起的霜雪,但此时他却希望时间永远停滞在这一刻。梅樰屏勾着他脖子同他接吻,最后反而自己先气息不支,谢留不依不饶,到眼前人呜咽着推他肩膀才作罢,垂着眼仔细掸掉两人衣领上结住的雪花,刚想说话却又被梅樰屏打断。

“嘘。”梅樰屏竖起食指,眼睛亮如星辰,“你看,我们现在是不是共白头了?”

“嗯。”谢留重新撑起伞挡在头顶,念起恋人手稿里的句子。

“前世今生,白发齐眉。”




呜呜呜崽子在雪里谈恋爱我特么在雪里一边爆粗一边蹦水坑

评论
热度 ( 4 )

© 瞬间翻车型半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