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狗闭关中

3055



太中太无差

一开始我想看小恶魔chuya,写到一半我想chuya把宰往水面上推还冲他比中指,最后⋯我想看背个大翅膀的太宰,一定特别圣洁特别撩人(。



中原中也醒来了,从他昏暗又温暖的家里。
他将面包放进面包机里按下按钮,走进盥洗室洗漱,再出来时面包正好烤好,他煎了一个荷包蛋,就着热牛奶慢慢地咀嚼。
用完早餐后中原中也收拾了餐具,动作优雅地套上他最喜欢的那件小西装,调整项圈的松紧和位置。外边有一些凉,但太阳完全升起后温度回升了不少,因此他只是披着自己的大衣外套,临出门前中原中也对着穿衣镜再次检查了他的仪表,然后将帽子压了压,试图遮住那对角。
坚硬,漆黑,卷曲在他头部两侧的,山羊角。

太宰治蹲在悬崖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前方。鸢色的漂亮玻璃珠镶嵌在那里,不为任何事物而移动哪怕半分,于是他的眼中便死气沉沉,整个人仿佛从未活过哪怕一秒。朝阳将光芒洒满他全身,他不为所动,于是整个世界便都黑暗着,黑暗而安静,只有脚下的海水咆哮不停,是能安稳心神的白噪音。白噪音之中生出鼓点来,脆生生敲打着他的心脏,催促着他,是时候了。
太宰治站起来,轻轻地向前一俯身。
驼色的长风衣在海风中翻飞似一只枯叶蝶。

手机震了两下,中原中也合上死者失去光泽的眼睛,掏出手机熟练的解锁,一条未读短信。
中原盯着发信人,握着手机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那冰冷了的血液好像重新沸腾了起来,在他耳边鼓动着钢琴的音色。
他向着海岸的方向奔跑。

真正溺水的人不会呼救,太宰治安静地下沉,空气一点点从口鼻中逸出,他感觉不到冷,那深沉的群青色反叫他生出一丝奇异的暖意。用什么形容比较好呢,一事无成的自己果然想不到合适的词汇,那时的反义词游戏。太宰治胡思乱想着,丝丝缕缕的温暖,不似阳光无私普照众生,颜色应当鲜艳无比,温度还可以再灼烫一些。像火焰,或者其他什么。
水面一阵扰动,黑影突兀地遮住了透入水中的光,太宰治惊讶地睁大眼睛,他未曾想过有人会寻找他,更想不到有人甚至下到水中试图救起奄奄一息的他。
对一心求死的人来说,算是救吧。

欺诈成性、始乱终弃,偏生有张好面孔,惹得多少女孩心甘情愿为他付出眼泪,被他伤透心底乃至情愿随了他服药割腕蹈海——那这个人渣(其实中原先生您并没有资格这么说)至少也得被那些可人儿的晶莹泪水淹死,怎么可以葬身凄冷的海底。所以中原先生来这里,要将太宰先生捞出来,膝盖顶着他的肚子逼他吐出海水直面现实。
这决定可没有掺杂个人情感,绝对没有,不可能有。中原中也默念着,伸手去抓太宰治的胳膊,不知是尚存留着意识还是水流作祟,裹缠着绷带的手腕从中原中也手边滑开了,轻轻巧巧而毫无道理,像他本人的作风一样惹人厌。但见死不救不是中原中也的习惯,他也不可能放弃太宰治,不为什么。中原中也继续向下游,试图去捞太宰治伸着的手,水淹着他的眼睛,看不清楚就只能向着那个方向摸过去。一二三,中原中也伸手的角度不太对,他的手背和太宰治冰凉的手背擦了过去。再来一次,三二一,这次是太宰治弯了弯手指,所以中原中也没有抓住他。太宰治手上的绷带被水泡开了,苍白长长的一条悠然飘荡在水中。就是这鬼东西捆着太宰治,末端坠着铁陨石,陨石在地狱。
中原中也快被气死了,他揪住松开的绷带,把太宰治狠狠拽向自己,同时自己也被拽向太宰治。他们在深蓝色中错过、错过、再次错过,终于触碰到了彼此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由于溺水的原因,太宰治握的相当使劲,中原中也以同样的力道握回去,然后从后面搂住太宰治的腰,带着他向上游。

中原中也下来时太宰治的意识刚有点模糊,被握住手腕时太宰治感觉到从他掌心中传来的热度,中原抱住他时他便感觉到背上传来的温度。这个时常一身漆黑的小矮子有着较常人来说偏高的体温,太宰治曾一度嫌弃这个热度的主人,现在也嫌弃着。
现在就很糟糕了,太宰治渴求死,中原中也要他生。可生有什么意思呢?无非就是叫他直视那刺伤双眼的日光,把他抛到一心想要逃离的可怖现实中接受处刑。颓丧的日子千篇一律过得飞快,食之无味弃之毫不可惜,随着时间推移年龄增加堆叠起的群青色的悲伤汇成了海,他们皆溺于其中。
他们。
太宰治的悲惨人生从来不是他一人,中原中也有与他不同的身世和相同的麻木、颓丧与悲哀。太宰治总是把中原中也扯进自己的自杀计划里打破他无聊的日常,中原中也醉倒在吧台下时酒保一定会将电话打给思考人生不成正欲割脉的太宰治。这就是他们俩的关系。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条线,他们一定常常相交,绕的七扭八歪还打了个死结。
所以被拖着浮上水面,继续苟且偷生也许是个好主意。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着急,生活肯定还会换个姿势欺骗你可爱的室友。谁都无法解释你们的感情是相爱或恨抑或谁单相思,烦对方烦的不行可还互相依靠着生存。你,你们俩都被玩弄于神的指尖,不过你还可以窃喜他比你多一份悲哀。因为他帅,但是矮。
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太宰治想活了。

上边不远处的几行提到过生活会欺骗太宰治,还会换个姿势欺骗中原中也,那么现在大概是它行动的时候了。
换句话说,中原中也感觉自己没劲儿了,而距离水面还有些距离,足够让他也溺水然后被误认为和横滨自杀狂魔殉情而死。他现在有两种选择,放开太宰治自己上去,不放开太宰治,他们俩和最讨厌的人玩儿殉情成功,然后过几日再面目全非地浮在水面上。
辣鸡的生活欺骗了中原中也,中原中也就会想方设法摆生活一道儿。所以他选择了第三种,用最后一点力气把太宰治翻到自己的上方,然后屈起双腿在他肚子上狠狠蹬了一脚,太宰治一动不动,乖乖顺着那力道浮上去,中原中也则因为反作用力向下落进深渊温柔的怀抱中。太宰治的眼睛似乎还睁开着,于是中原中也冲他深情款款地比了个中指。在无边的深蓝的孤独中他发现自己永远在和太宰治纠缠,吵吵闹闹摔摔打打过后他们俩又是室友,太宰治依旧拈花惹草,中原中也依旧看不惯他。这千篇一律的日子过着到底有什么意义,自己拼了命的活下去到底又有什么意义,中原中也现在搞不懂了。
他突然地开始渴求死亡,又无比希望太宰治祸害遗千年搞出点什么生命奇迹。想想太宰治打病床上醒来手上还挂着点滴,一个人走过来说先生您的朋友(用这个词形容他们的关系能把太宰恶心个透)中原先生去世了,现在您得一个人面对这苦逼的人生,首先请交上医药费。想象一下中原中也就忍不住想笑,然后他就真笑了,吐出一大串气泡,因为被水呛住而结束。
太宰治之前松开的那条绷带被中原中也拉拉扯扯彻底松脱在了水里,虽然还有许多条绷带包裹着他,不过中原中也姑且把这一条当做了系着巨石,将太宰治往地狱里拽的那条。现在它被解开了,所以太宰,你得给我向着高高的天上去,中原中也默念。有人说地狱其实是一个全天候免费提供美酒和烟草的大型夜店,太宰你可不能下来给我裹乱,在人间你没少这么干。不管是不是夜店都不许下来,我担心太宰你把地狱砸出第十九层来。太宰,你听着吗?太宰,你若是活了我就在下面看实况转播你出洋相,若是去了就乖乖的在你那没品的风衣后边开两个洞,伸出铅白色的翅膀——呐太宰,这下你就在没有我的世界了,不开心一下吗?多少感激一下我吧。

太宰治不说话,空茫茫的眼睛里映出向下沉的中原中也,他嘴唇发紫,表情痛苦,却透出一股子卸下沉重担子一般的坦然。

中原中也的眼中也映出太宰治,背朝着倾泻下的天光,一副巨大的羽翼在他身后缓缓张开。于是中原中也笑了,他打了个响指,水中打不出声,就做个动作。
下一秒,他们俩一起出现在太宰跳下去的那个悬崖上,中原中也抓起太宰治头顶上方十五厘米处的光圈就往他脸上摔,太宰治一身是水,背后翅膀的羽毛湿透了贴在一起颇为狼狈,来不及起身就在地上滚着躲中原中也的拳打脚踢,边躲边笑,笑得特欠。
中原中也真的要被太宰治气死了,可是他死过一次没法再死,就揍太宰出气,打一下骂一句。
“你他妈知不知道捞你多麻烦?”
啪——
“再跳一次好玩是吧!?”
咣——
“我他妈的——”
这一下怼地上了,没伤有点疼,中原中也甩甩手,太宰治趁机爬起来整理衣服,中原中也回头怒瞪着他,太宰治盯了那海蓝色的眼睛几秒,突然发现中原眼眶红着,不知道是水淹的还是他想的那种,顿时打心底生出一股子无名愧疚来,看他的眼神都柔软了。
中原中也一下没揍着,气憋在心口话也跟着梗在了喉咙里,张张嘴,说出来了,没了气势,倒带出三分叹息。
“我他妈的命里是犯了你吧。”要不怎么再见着你这混蛋时我偏高兴的不像话,怠懒多时的心脏跳的动次打次停不下来,冰凉凉的身子也被热血烫的有了生人气息。这话一出口中原中也鼻子一酸心说不好药丸又多瞪了太宰一眼,还没转头那人先行一步搂住了他肩膀,下巴搁在他头顶偏着脸蹭蹭光滑坚硬双角,中原差点条件反射一胳膊肘怼过去
“呐,中也。”是了,这就是太宰治的声音,太宰治半带撒娇意味的语气,这就是太宰治,太宰治好端端地站在中原中也背后搂着他,太宰治现在要说话了,他说——
“中也的角都红了,是见到我开心的呀。”
“真的?”中原中也立刻挥手挡开太宰治另一只手去摸自己的角。
太宰治手插在湿漉漉的衣兜里,一低头就能看见中原中也头顶上那个漂亮的旋儿,一句好久不见我其实逗你玩呢在舌尖上滚了几个来回最终嫌前四个字太矫情,改换了简简单单“骗你的呀”,此话一出中原中也暴起,揪住太宰治的衣领作势又要打,拳到一半放下来搭住他肩膀,垂着眼露出个浅淡微笑,看得太宰治心里好暖好暖。
还没暖够肚子就挨了一脚,直让新上任不久的天使大人飞出三米远。
中原·真·现役恶魔·中也拾起跳下海之前放在一边的大衣和帽子,嘴角挑起的弧度极其危险,极其性感,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
多关照啊,我的新,搭,档。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瞬间翻车型半径 | Powered by LOFTER